暑假实习
 
當前位置: 主頁 > 3頭中特公式規律 > 正文

杭州老媽媽絕望跳下錢塘江:兒不會帶孫子讓我回老家!太心酸了

作者:admin 來源:未知 瀏覽: 【 】 發布時間:2017-11-10 評論數:

  “家中的老媽媽已是滿頭白發。”這句歌詞唱出了在外子女對母親的思念。然而,現實中,卻有人對朝夕相處的媽媽各種嫌棄!

  “不要管我,不要救我,讓我死在錢塘江里!”11月2日晚,錢江三橋附近,一位大姐突然走向漫漫江水里,任憑身后的人如何喊叫也不回頭。

  11月2日晚上7點多,高個“網紅”孔少華正和同事在濱盛路一帶,突然接到110指令,稱錢江三橋附近有人要!情況緊急,他們立即驅車趕往現場。

  趕到現場后,他們看見一中年女子背對著他們站在江水里,江水已經淹沒了她整個下半身。而此時江堤上散步的人群已經在堤岸上勸了她很久。孔少華二話沒說,帶著特勤隊員也下了江。

  情況緊急,孔少華一看,這位大姐一時半會兒絕對不肯上來,便示意特勤隊員,兩個人硬扛,直接把她架上了岸。大姐一邊哭一邊不斷地用腳踢他們,甚至還試圖回頭往江里沖。

  一旁圍觀多時的群眾們看不下去了。他們悄悄告訴孔少華說,之前大姐曾哭訴,她兒子把她趕出家門了。她越說越氣,越想越恨,這才做了傻事。

  孔少華就跟大姐講,“你看你在這里,周圍這么多人,不好意思講對吧。要不把你送到派出所,再把你兒子叫來,我們好好教育教育他。”

  原來,大姐是湖州人,雖然才五十出頭,但已經有了孫子。她從湖州來杭州,就是住在兒子家里,幫忙帶孫子的。可是因為一些原因,兩代人慢慢起了矛盾。至于是什么原因,孔少華表示,大姐很內向,可能也覺得整件事情不太好聽,一直不肯講具體細節。

  不過,派出所里一杯暖姜茶下肚,大姐情緒緩和了不少。孔少華大致了解到,可能是兒媳嫌她帶得不好,又不能當面說,就讓丈夫出面去講,數落了她一頓,讓她回湖州老家去。大姐一氣之下,從西興一路走到江邊,準備跳江尋短見。

  這時,大姐的女兒趕過來了。大姐的兩個孩子都在杭州打工生活,女兒也勸她:“氣就不要氣了,畢竟是你兒子,好好說不就完了嗎?”可大姐還是不肯,既不肯去見兒子,也不肯回兒子家。無奈之下,女兒只能帶著母親先回自己家,再做安排。

  讓人覺得難過的是,在整個過程中,大姐的兒子始終沒有出現,也沒有任何電話過來,這讓她很是傷心。

  好不容易養大了孩子,本以為可以安享晚年了,孫輩又被塞到了膝下。對于老爸老媽們來說,如何管帶孫輩及如何處理與子女的關系,是不可分割的雙重困惑。

  上個月,本報記者就參加了一場文新街道的沙龍,在座的都是新杭州人的父母,大家一起分享從外地來杭,和兒女一起生活的酸甜苦辣。

  這些老人們在家鄉多被視作“子女有出息又孝順、老人進城享福了”。殊不知,他們卻面臨著不少煩惱:比如說人生觀念、生活方式與行為習慣等與子女的不合拍、不協調;覺得自己說不好普通話;“給子女打工”、“當免費保姆”,還要拿自己的退休金補貼孩子家用。而且,有時候甚至還得不到應有的尊重……

  比如最簡單的做飯問題。老人燒菜不好吃,不對子女和孫輩的口味,子女怎么說?老家湖南的傅阿姨說:“女婿山東人,不會當面說‘不好吃’,雖然有幾次菜也不合他胃口。”

  “你不燒菜,就沒有發言權,燒菜的人已經很辛苦了,帶孩子也是一樣的道理。”一位大伯的這番話引起了大家的共鳴。

  還有個很大的矛盾點,大人總是很喜歡幫子女整理房間和東西。家里閑著沒事,總想把屋里打掃的干干凈凈,這點卻會讓兒女很煩,東西有時也找不到,落得老人吃力不討好。

  而玩手機的問題也是老人們集體吐槽的對象。“回家就拿著個手機,既不燒飯,也不管孩子。”老爸老媽們紛紛抱怨。

  老人的思維方式往往比較固定,因為年齡的原因,不僅很多新事物不容易接受,且經常拿出他們過去所熟悉的那一套方法,而年輕人卻經常因為不了解老年人的特點而認為老人固執、愛嘮叨。

  而要破除這一矛盾,溝通和理解無疑是唯一也是最好的藥方。很多時候,老人心里很想孩子多陪自己聊聊天,但又不太說得出口。其實和子女的諸多矛盾中,大部分都是因欠缺溝通而導致,如果雙方能坐下來心平氣和地聊聊,不僅能有效緩解矛盾,還會大大減少未來可能出現的問題。

暑假实习